当前位置:笔趣阁 > 武侠·仙侠 > 道武仙侠录 > 第四十八章 九天劫满 历风雷火以成造化 三舍修成 合精气神而开天门(后)
听书 - 道武仙侠录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四十八章 九天劫满 历风雷火以成造化 三舍修成 合精气神而开天门(后)

道武仙侠录 | 作者:伍?| 2020-11-20 20:01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尽管雪花弩的威力惊人,尽管用武道强健人族的提议令人动心,但众人依然不认为凡间兵器能在妖族之战中发挥作用。

而禁地,顾名思义,就是各宗不容旁人触及的地方。

可南无乡思来想去,能快速获取上等木材的安全环境,也只有各宗的禁地而已。经过他近似失礼的苛求,并在禹大川的说和下,各宗也只好应允了。

各宗成立万年,禁地中上千年的古树比比皆是,这些古树不能炼器,砍了倒也没什么舍不得的。当然,各宗只允许凡人进入禁地,并在本宗监管下活动。

南无乡得到了需要的第一样东西后,秘密的将第一批弩运出屠迷谷。陈太生则暗地里留下他需要的第二样东西,而后返回天师府。没有多久,火老便带着蓝涅来到此地,又带来了他需要的第三样东西。

而后,又与禹大川一同南去,准备求取最重要的一样东西。

两人共驾一只分别在背上和后足都生有一对儿翅膀的巨型狸猫,正是南无乡从妖族带回的金风狸。

这只狸猫本是要送给黎明雪的,可他回到中原时,黎明雪去了北域。而后在一连串的阴差阳错之下,金风狸就留在地师府修行了。

路过天龙山的时候,禹大川忍不住看了南无乡一眼,不禁暗自惊奇。

一山隔开中原与南疆,这是不可多得的险地,但无论是南疆还是中原,都不能在此山上建起一个关口。这是一万年的默契,无论哪一方想占领天龙山,都会遭到另一方不死不休的反对。

而现在,天龙山的火气已经熄灭,山口处有一个掌印形状的凹陷,几乎将此山打塌了三分之二。十万人影忙忙碌碌,似要在此山的废墟上大干一场。

只有凡人才能在如此敏感的关口上随意活动,而不招两方的忌惮。

流云飞逝,金风狸遁术不俗,兼程之下,一日一夜便到了神巫山。

四十年前一战,将神巫山的第四层打塌了。可第四层塌陷之后,第五层并未砸在第三层上,而是原封不动的悬在半空。如此神巫山高度未减,依然分呈春夏秋冬之景,反而更显惊奇。

黎明雪早得消息,刻意换了一件得体的道袍,多了几分诱人姿态。眸如日月,气若冰雪,寒袭千里,貌倾十方。看见南无乡时,眼神一亮,更显神采不俗。

为了此行,地师府也特地为南无乡做了一身道服,呈与南无乡功法相合的金黄色调。

道袍是用一种金色灵线织成,看质地应是某种妖兽的绒毛。奇在袍上绣着一些符文与图案,随光线变化,能闪现出雷与火两种光泽。

火光的来历不知,雷光上则有一点儿金鹏王的气息。看样子,是将金鹏王翎羽的绒丝破开,与一种火属性的丝线捻在一起了。道袍外另披一身羽氅,鸾凤刺绣,随风飘动,更显仙姿。

头戴一顶覆斗形的金色道冠,上有山、谷、河、川等图,用一根云卷朝阳形状的发簪簪住,合在一起,呈日出东方,照耀山川之景。

腰间挂着碎星,背后另有两口宝剑,一口赤红如焰,却非赤虹,另一口被剑袋包着,不见真容。

下着道靴,是用一种鳞妖的皮革所制,踩在地上,能见水纹。

手执拂尘,尘丝呈稻谷成熟后的金黄色,丝丝缕缕,光顺整齐。

黎明雪还是第一次见南无乡如此着重的修饰自己,怦然心动。更从他身上体察到一种难以言明的气势,好像眼前人气深入海,一身真元满溢,随时都能透出体外。

可真正让她欢喜的,是他的气息虽然增长,那股在东海时,斩杀鳞皇后隐隐透出的凌人盛气反而不见了。

除了黎明雪外,神巫山第一层潜修的修士也都尽数迎出,有近二十人,气氛隆重,竟让禹大川都有受宠若惊之感。要不是南无乡自带一股莫测气息,就险些让这些人把他们的气势压下去。

寒暄过后,众修士簇拥着三人,一直送到第二层的入口才止。到第二层时,此处的修士也早都迎了过来。

禹大川在第一层与众修士寒暄时说“有劳,有劳”,以为神巫山的迎接也就在山门而已。未想到第二层又是如此,连说“惭愧,惭愧”。可等到了第三层,竟又与第二层差不多,甚至连暮雪晴也迎了出来,他只好连说“不敢,不敢”。

禹大川暗将神巫山的信息对照,录中有名者都出迎了不说,甚至还有几位他不知名的。看来神巫山为了迎接他二人,是倾巢而出了。

面对如此隆重的气氛,禹大川面上全无怯色,心里却有些后悔没叫来几个掌门助阵了。

此行为迎娶人家的先知而来,是做了准备,也备了礼物的,金风狸便是其一。可神巫山的隆重,让他有不好的预感。

禹大川只好用最得体的话,与每一位修士打招呼,尽量让任何人都挑不出一点儿不得体的地方。

暮雪晴出面收了金风狸,而后将禹大川留在第三层,黎明雪则拉着南无乡去了第四层。现在,第四层就是她的洞府。

整个第四层如冰、如雪、如玉,太阳下闪烁着水晶一般的绚丽光芒。罡风凛冽,南无乡的羽氅似鸾凤舞动,黎明雪的斗篷如雪花飘飞。两人站在神巫山的最高处,一个晨曦般金黄,一个冰霜般银白,抬望眼,南疆都小了。

“这身道袍还不错,”黎明雪捏着羊脂白玉一样的下巴打量他,“道冠也不错,样式出奇,没把整个脑袋罩住,不像别的道士那样死板。”又歪歪头,“可看你拿拂尘怎么这么别扭呢?”

“我也拿不惯,礼数如此。”南无乡用拂尘的柄,刮了刮自己的鼻头,“我接替了师父万妖谷主的职位,按品阶、职务换了新的道服,要执拂尘。”

其实这是禹大川的主意,提亲么,总要穿的像个样子。

“是不是觉得,一到神巫山,我就成你的人了?”黎明雪说。

“似乎与我想的不太一样。”南无乡又刮了刮鼻子。

黎明雪是南疆地位最高的人,他在南疆的名气也不比黎明雪小,甚至曾有三分之一的南疆人曾拜他为盟主,他当然的以为可以顺理成章的把黎明雪娶回去。可看前面的阵仗,隆重固然有之,亲近却未见多少。

“他们知道你的能力,怕你一旦上了神巫山,南疆就要回到四十年前了。”黎明雪叹了口气说。其实她也以为,自己可以水到渠成的嫁过去呢。

“可是,他们能找出什么理由拒绝呢?”南无乡有些想不通。

“在南疆,到了年纪而不嫁人的就要做神女,而神女是不能成亲的。”黎明雪说,“在取了火藏之后,我送你返回中原,自己也回到曙黎山,那时候曙黎山上已经接待了几十个求亲的使团。”

“我听说了,你把那几十个求亲的教训了一顿。”南无乡有些得意,这可真是他喜欢的风格呢。

“那些曾经想娶却娶不到的人,现在要让我想嫁也嫁不成了。”黎明雪幽幽的说。

“这个破规矩,也是曦立下的么?为什么没有随着曦一起消失了呢。”南无乡有些头疼了。

“南疆人口不比中原,而结合的修士之间,更可能诞生适合修行的后代,这条规矩因此就留了下来。”

南无乡听出黎明雪的语气中,带着一些恼火,坚定的说:

“我可不管他们怎么想,也不管规矩怎么说,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快些把你娶走的。”

“呵!”黎明雪扬首一笑,“不在乎他们,不在乎规矩就行了么?好像我就跟定你了一样。”

南无乡被一语噎住,正想争辩一二,骤然想起禹大川的交代,转而言道:

“你身上的寒气更重了,还没有这种体质的线索么?”

黎明雪摇摇头,沉默不语。她有这种体质的线索,但实在不敢告诉南无乡。而除此之外,就真的找不到有关这种体质的任何线索了。

她身上的寒气一日比一日重,功力同样与日俱增,修行冰属性神通时如有天助,甚至同样的冰属性神通,她使用时威力也比旁人更大。功力精进自然是好事,可透骨奇寒也不是好忍受的。若是克制寒气,则功力同样有损,颇有先伤己后伤人的意思。

“我带了一样东西,你握在手里,看会不会暖些。”

无乡见她无言,翻手取出一块一尺大小,紫金色的砖头。

用这种东西当聘礼,也亏他想的出来。黎明雪一直在想南无乡会带什么稀奇的宝物来提亲,未想竟是一块毫无灵性的砖头,心内有些失落。正想着如何做出一个,不要让他失望的反应,南无乡已将砖头放入她的手中。

表情凝住,欢喜几乎从瞳孔里喷出来。

自体内奇寒发作,她便饱受寒凉之苦,为此没少寻找火属性的宝物。但寻常的宝物一到她的手上便火力全无,而如火灵珠那等灵物,虽能克制寒气,却也同时克制她的修为。

算起来,她感受的最多的温暖,就是从南无乡手上。可两人并无名分,南无乡的手掌再暖,她也不能一直握着。

现在南无乡的双手握着她的双手,她的双手握着这块砖头,上下竟有差不多的暖意,只是砖头没那么柔软而已。

此物上的暖意不绝,又不会影响她的灵力运转,可见南无乡是用心的。

“可要拿稳了,落在地上就是一座火山。”南无乡见她欢喜的样子,心内同样欢喜,有些舍不得的撒开手。

“原来你把涅儿拉到天龙山煮炼岩浆,最后炼出的就是这个东西。”

想起这几年里,一些关于南无乡的古怪传言,黎明雪恍然,又玩笑的说。

“可你也未免太小气,一块砖头就想糊弄我?怎么也要盖间茅屋吧。”

“盖个茅屋?那怎么可能?”南无乡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,“此砖要一座活动的火山才能煮出一块,把地师府记录的所有火山都煮了,也不够盖一间茅屋的呀!”

等话说完了,他又有些后悔。禹大川数次提醒,黎明雪脸薄,可能会开一些无理取闹的玩笑,看似刁难,实为遮掩羞意,花言巧语的叉开就好,万不要郑重其事的回应,反把黎明雪的无意做成他的有心。

果然黎明雪听说此砖要一座火山才能炼出一块,眼中晶光一放:

“那盖一间茅屋确实为难你了,就三十六块,够我铺张床的也好。”

南无乡掰着手指一算,这张床未免太小,又笑嘻嘻的道:

“那就七十二块,躺起来舒服些。”

“嗯嗯,也对!”黎明雪紧着鼻子笑起来,“铺两层更暖和!”

南无乡只好不说话,不然一层层的铺下去,整个人族的火山都不够这张床的了。

“你在中原炼火油,养龙马,造车弩,传武术,种粮食,酿烈酒,制奇香,想必都不是故弄玄虚。可这与你我的约定相差甚远,不是说好了,不打开天门都不再出的么?”说道后面,黎明雪有几分兴师问罪的意思了。

“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佚我以老,息我以死。这是总诀。”南无乡说,“萧前辈说我的卦辞是劳民劝相,我怎么知道劳民劝相是什么意思呢?可是看过地书我就懂了。大地承载众生,劳碌众生,供养众生,安息众生,谁的功绩能与大地相比,谁的威严能与大地并论呢?我看见地书,地书上每个字都像山岳那么重,压得我透不过气息。我用一口气在地书前领悟七日,见识了大地的广大,而后闭关创立了一门强身健体的功夫,这才游历人间,找到了几种克制妖族的凡间手段。这些凡间小道旁人是看不上的,也只有我自己督促了。”

其实他的修行并未落下。这五年中,禹大川从各种渠道,陆续送回了百余枚内丹。这些内丹大部分是妖将的,但妖王的也有不少,其中有十几枚还是用法宝换来的高级妖兽的内丹。

到后面,南无乡有些等不及了,索性以一件法宝三颗普通内丹的价格,将所有的法宝都换了。粗略计算一番,自妖族入侵以来,落在人族手中的妖王内丹,竟有大半都被他服食了。

本还担心此举会导致根基虚浮,可每当心猿意马,真元飞腾,地书上那些符文便会在脑海中重现。这些符文重如山岳,倒将他的根基垒得结结实实。

“我知道你的修为没有落下,境界也更高了一重,不然可不会轻易放过你。”黎明雪说,“随我去先知洞府吧,里面有东西给你看。”

看得出,黎明雪提出一些“无理”要求后,兴致又高了一些,御风纵下之前竟跳了跳脚。

在上次大战中,先知道场也损毁不少,但先知洞府除了震裂一些地方外,并无大的变化,经过修葺之后,就与先前一样了。

不过,黎明雪不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