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 > 都市·青春 > 从现代飞升以后 > 第二百三十七章 钥匙
听书 - 从现代飞升以后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百三十七章 钥匙

从现代飞升以后 | 作者:郁雨竹| 2020-11-20 12:4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满宝站在门口看了看后道:“他现在出痘的速度就很快,再促痘,会不会太冒进?”

卢太医就皱眉想了想,“那他今晚估计要烧一晚上,我刚才给他扎针的时候摸到滚烫不已,他估计熬不过来,开综合方吧,略微退一下烧。”

满宝点头,“不要压住疮痘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于是俩人斟酌着商量出一个方子来,并不难商量,他们在夏州时就配出了好几个好用的方子,现在不过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再增减一些药材,或是量上有些变化而已。

俩人写出药方,满宝便拿着药去边上的药架上抓药,这是他们从太医院拨过来的药材,都是用得上的。

用一个个盒子装着,上面写着药名。

满宝称出一包药,交给仆役道:“去熬药吧。”

三号恢复得很快,不过两天身上的疮痘就开始结痂,估计用不了两天痘痂就能脱落。

满宝看着沉思起来,道:“用他的痘痂继续下一次试验怎么样?”

萧院正和卢太医也不由看过来,再看边上两张床上的已经昏昏沉沉没多少意识的病人,叹息一声后点头,“他痊愈得不错,以他发痘的情况来看疮痘的毒性应该不是很大。”

另外两个人的情况就不是很好了,奇怪,明明是同一份痘痂,份量也差不离,怎么三人的情况差这么多?

满宝皱眉道:“因为年纪?”

萧院正和卢太医就看看还年轻的三号,再去看二号和一号,也只有这个原因了。

卢太医道:“从夏州的情况来看,老人患天花后的死亡率的确更高,其次是成人,孩童和少年反而是最少的。”

满宝也点头。

萧院正沉思,“以后,要种痘也得趁早呀,就不知成功率有多大,要是都像三号这样的情况就好了。”

满宝道:“犯人里很少有年纪这么小的吧?”所以上哪儿找试验对象去?

萧院正道:“也就被牵连的犯官家属里才有,那得去大理寺去找,不过种痘危险得很,被牵连的犯官家属多为流放和充入掖廷,怕是不会愿意冒这个生命危险。”

满宝微微点头,再看看情况吧,他的痘痂毒性要是更小,那接下来的种痘危险性就不是很大了,到时候可以和大理寺商议着让他们戴罪立功。“

有觉得命比较重要的,自然也有想搏一搏,富贵险中求的人。

萧院正和卢太医都没表示反对,只是现在提这个还太早,现在当务之急是保住病床上这俩人的性命,不然三人染上天花就死了俩,这死亡率比夏州的还要高。

三人尽心尽力的救治起来,针灸和药汁轮流上,二号的病情慢慢稳定下来,出来的疮痘有好转的迹象,人也在慢慢退烧。

三人都松了半口气,然后注意力大多转到一号身上。

可他不知道是因为年龄大了,还是身体比另外俩人差,高烧一直不退,天花也不能全都散发出来,不过两日人就烧糊涂了。

满宝他们看着不行,不得不给他开药降温,但这会儿了根本降不住,而且就算压下了,事后也会反弹的厉害。

而且天花不能发出,势必会引发其他病症,这种情况这四个月来他们见到的太多了。

到第三天中午,卢太医摸过脉后看了眼躺在床上脸色灰白的一号,摇了摇头后出去道:“不中用了,救不活了。“

满宝进去看了一下,忍不住又给他行了一套针,但晚上人还是没了。

大家都不是第一次见死人了,也只是惋惜的叹了一声,然后该记录的记录好。

满宝看了一下他身上还新鲜的疮痘,忍不住扭头看一旁已经完全痊愈的三号和二号。

俩人接触到他的目光悚然一惊,齐齐往后退了一步。

满宝就放下手上的小本本,和萧院正卢太医道:“我们还没试过,他们种痘出来的人是不是真的能不再传染天花。”

卢太医:“出过痘的的确不会再出痘,这不是众所周知的事儿吗?”

萧院正明白周满的意思,“可他们情况有些不一样,尤其是三号,他从出痘到痊愈连五天的时间都没到。”

而且身上的疮痘很少,基本上没受什么苦,说真的,萧院正自己心里也有些打抖,万一这出的痘没用,天花还是会传染给他呢?

满宝道:“有个办法,用他身上新鲜的痘浆试一下。”

萧院正看看床上才闭眼不久的一号……身上还红红的天花若有所思起来。

不一会儿,三位太医就夹着一块棉布上前,挑破了他身上两个新鲜的天花,沾了浆液后便走向三号。

三号瑟瑟发抖,以为他们又要塞进自己的鼻子里,谁知道满宝拉住他的手,袖子一撸,用一根粗针在手臂上扎了一下,都出血了,然后他们便拿着那块棉布在他的伤口处擦了擦。

满宝道:“有没有效果,过两天就知道了。”

莫老师知道这件事后乐得不轻,道:“你们之所以想接种天花疫苗为的不就是减弱天花毒性,能够没有危险的获得天花免疫吗?”

他道:“照你给出的三号脉案,他的情况甚至还算不上好,我知道的最好的天花疫苗,除了输入时有些微的疼痛感外身上不会有任何的不适,接种成功的人身上会有一颗痘的痕迹留下,这就算对天花有免疫的能力了。”

满宝听着向往不已,问道:“这就是书上写的牛痘法吗?”

莫老师笑道:“依照记载,牛痘是比人痘要安全很多,可惜我找了许久都没找到过于详细的制作方法,不过我请教一些同事,他们都认为牛痘接种应该也是经过几代培育的,最少也得是第二代,这样毒性才会减弱很多。”

满宝问道:“也和人痘的水苗法一样,是用痘痂研末做痘苗吗?”

莫老师摇头,“我猜测是用痘浆,这样效果要快点儿,如果真如书上所描述的那样,牛痘比人痘安全这么多,那经过几代驯化的天花病毒就没多少毒性了,这时候接种,应该是直接种痘,可惜你们那里没有注射,或许可以像今天你这样直接扎破胳膊后用痘苗污染伤口?”

满宝沉思道:“既然说不清楚,那就只能一个一个的试了。”

莫老师也是这么认为的,科学嘛,本来就是不断的试错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