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替天行盗 > 第五百一十章 来者不善
听书 - 替天行盗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五百一十章 来者不善

替天行盗 | 作者:石章鱼| 2020-11-20 02:4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王金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自己虽然代理了华人探长之职,可管理范畴仅限于华探,蒙佩罗聘请罗猎当督察长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先例,要知道从有法租界以来,督察长的位置都是洋人担任,罗猎成为督察长就意味着他以后的职权还在自己之上。

罗猎笑道:“我这个督察长就是个虚职。”

王金民隐约猜到罗猎和蒙佩罗之间必然有利益交换,蒙佩罗这个家伙应当是要趁着临走之前狠狠再捞上一票,有钱能使鬼推磨,洋鬼子也不例外,罗猎今次是善者不来。

蒙佩罗拍了拍罗猎的肩膀道:“以后你就是我在巡捕房的全权代理,我希望在我结束任期之前,将最近发生的几件大案查清楚,不给我的继任留下任何的麻烦。”

罗猎回来的消息远不如他成为法租界华探督察长更为震撼,蒙佩罗给他下了正式任命,虽然这任命更偏重于荣誉性的,可巡捕房内部已经先炸开了锅。每个人都在猜度着罗猎拿下这个督察长的真正用意,毕竟罗猎在失踪之前给人的印象是一位富甲一方的大亨,按理说那么有钱根本不会惦记一个这样的位子。

罗猎回到黄浦做得第二件事就是买下了明华日报,报社距离巡捕房不远,罗猎在报社的办公室内接见了他的第一位访客。

程玉菲带着一顶紫色毡帽,穿着深紫色的大衣,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,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,进入罗猎的办公室后,她摘下帽子和手套,看到罗猎仍然坐在办公桌后无动于衷,程玉菲道:“怎么?不认识我了?也不表现一下你的绅士风度。”

罗猎笑道:“我是在想问题,你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吧?”

程玉菲脱了大衣,挂在衣架上。

罗猎站起身,让外面的秘书送咖啡进来。

程玉菲打量了一下罗猎办公室的环境,啧啧赞道:“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,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罗社长,还是罗督察长?”

罗猎道:“你还是叫我名字更顺耳一些。”

程玉菲的目光最后定格在罗猎的脸上,看了好一会儿,看得罗猎都感觉到有些不自在了,罗猎道:“又不是没见过,你这么看我是不是有点不够礼貌?”

程玉菲道:“我得确定回来的是不是你,是不是有人冒充?”

罗猎请她在沙发坐下,又接过秘书送来的咖啡亲自送到程玉菲的手中。

程玉菲道:“你瘦了!”

罗猎道:“在外面游荡,风餐露宿,食不果腹,瘦也是正常的。”

程玉菲道:“你可真够朋友,消息封锁的滴水不漏,如果不是听说法租界新来了一位叫罗猎的督察长,我真没想到会是你。”

罗猎笑道:“什么事能瞒过你这位女神探。”他靠在桌边站着,打量着程玉菲:“吃了不少苦头吧?”

程玉菲道:“算不上什么,我这个人好了伤疤忘了疼。”

罗猎道:“其实你今儿不来找我,我也得去拜访你,查案我是外行。”

程玉菲道:“一个外行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法租界督察长,老实交代,你送了多少大洋?”

罗猎听她这么说忍不住笑了起来,程玉菲也笑了,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,有的都是温暖,老友久别重逢的温暖,上次如果不是这些朋友,恐怕自己已经因为刘探长遇刺一案被定罪,知道是法国领事蒙佩罗帮忙施压才获释之后,程玉菲就推断出一定是叶青虹起到了作用。

罗猎道:“我和领事是多年的老友,这次我家被炸,案子交给别人也不会尽心,所以就厚着脸皮要了个人情,我这个督察长就是名义上的,根本没什么实权。”

程玉菲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在法租界领事说你有实权,你就有实权。”她当然清楚罗猎不是一个贪恋权力和职位的人,如果他想往这方面努力,早就有一番大成就了。

罗猎道:“这方面你得帮我。”

程玉菲喝了口咖啡道:“白云飞越狱了,而且我见过他。”

罗猎闻言一怔:“你见过白云飞?”

程玉菲点了点头道:“应该说是他见过我,我当时被关押在一个秘密的地方,白云飞见了我,他还提到了你,说不会放过我们中的任何一个。”

罗猎道:“如此说来,他和警方内部一定有勾结。”

程玉菲道:“这段时间,我一直都在调查,可始终没有多少进展,警方也不肯提供资料给我,现在你回来就好了。”

罗猎道:“不管做什么,首先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,我要这个虚名不仅仅是为了查案方面,也是想让这帮家伙投鼠忌器。”

程玉菲暗赞他精明,先要了个督察长的职位,又买下报社,控制警力和舆论,可以震慑到不少人,就算陈昊东之流想对他下手也要掂量一下后果了。程玉菲道: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罗猎道:“当然是查案,可我又不知道从何查起,这方面你是行家,我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程玉菲道:“越是重要人物越不好查,因为可能涉及的范围会很大很广,我仔细想了想,最开始的时候认为所有这一切事都和陈昊东有关,可是在白云飞出现之后,我意识到,也许所有的坏事并不都是陈昊东做的。你觉得白云飞和陈昊东哪个更好对付一些?”

罗猎想了想回答道:“应该是陈昊东吧。”

程玉菲道:“那就从陈昊东查起,目前我只能断定一件事,常柴的失踪和陈昊东有关。”

陈昊东的心情非常恶劣,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,罗猎在他们的严密监控之下回到了黄浦,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为了法租界的华探督察长,蒙佩罗这位领事做事真是儿戏,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交给了一个没有任何资历的华人。

让陈昊东头疼得并不止这一件事,最近报纸刊载了他的几条绯闻,换成过去,陈昊东并不在意这种捕风捉影的小事,可现在不同,他的未婚妻蒋云袖已经来到了黄浦,而他的未来岳父,督军蒋绍雄也已经正式履职,这些桃色新闻难免不会被他们知道。

在新闻刊载的当天,陈昊东就授意梁再军派人去报社,他让梁再军先礼后兵,毕竟明华日报距离法租界巡捕房不远,他也不想在巡警的眼皮底下大打出手。

然而陈昊东没想到的是,在梁再军派人送礼给报社总编之后,第二天一则他派人花钱贿赂新闻从业者,试图掩盖事实真相的新闻又被刊载出来。陈昊东火冒三丈,让梁再军派人去烧了这间报社。梁再军派去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点燃油桶就被巡捕抓了个现形,此时陈昊东方才知道报社的后台老板是罗猎。

事情发生之后,陈昊东首先想到得是去向蒋云袖解释,可他这次甚至连督军府的大门都没有进去,蒋云袖显然是看了最近报道的,一怒之下让佣人不得放陈昊东入内。

吃了闭门羹的陈昊东乘车回家的途中看到了明华日报,他让司机将车停在报社门口,自行走了进去。

报社这边早有人通知了罗猎,罗猎让人将陈昊东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陈昊东亲眼见到罗猎,终于验证了罗猎安然归来的传闻,比起三年前陈昊东多了几分沉稳,他学会了隐藏自己的真实喜怒,望着罗猎道:“我还当是谁对我的消息那么感兴趣,不惜倒贴版面来刊登我的事情。”

罗猎微笑望着陈昊东道:“想不到在黄浦居然还能够见到你,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啊。我记得当年,有人痛哭流涕地对我说过,有生之年不再踏足黄浦,看来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已经忘了。”

陈昊东道:“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,难为你还记得那么清楚,我现在是个生意人,有道是和气生财,想赚钱就不要计较恩怨。”

罗猎点了点头道:“恩恩怨怨,是是非非,谁又能说清楚呢。”他示意陈昊东坐下说话。

陈昊东坐了下去,摸出一盒烟,罗猎指了指墙上禁烟的图标,陈昊东摇了摇头道:“我记得过去你抽烟的。”

罗猎道:“人总得做出一些改变,纵然不能越变越好,可也不能越来越坏,你说是不是?”

陈昊东听出他话里有话,轻声道:“善恶好坏谁又能做出正确的评判?”

罗猎道:“常柴失踪的事情跟你有关吗?”

陈昊东一怔,他没有想到罗猎居然会开门见山地提出这个问题,陈昊东呵呵笑了起来:“我已经不是盗门中人,你们盗门的事情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他向前探了探身,一脸阴险的笑:“你该不会因为这件事故意整我吧?”

罗猎道:“真想整你我还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吗?”

陈昊东道:“忘了,你现在是华探督察长,有权了,跟督察长说话还真得小心,如果惹你生气,搞不好是要坐牢的。”

罗猎道:“陈先生是聪明人,可聪明人也要说话算话,当年答应我的事情,你千万别忘了,我这个人做事认真。”

陈昊东道:“得!算我不对,罗先生,我之所以回来,是以为你死了,没想到老天这么不开眼,你居然还活着。”他脸上带着笑,说出的话却无比恶毒。

罗猎道:“很失望吧?”

陈昊东摇了摇头站起身道:“这样吧,我走,你给我七天的时间,我把这边的事情做个了结,然后离开黄浦,永远不再到这里来。”

罗猎道:“那就最好不过。”

陈昊东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罗猎的办公室,罗猎站在窗前,望着陈昊东远去的身影,心中明白,这厮绝不会轻易离开,所谓七天应当只是他的缓兵之计,真正的用意是要麻痹自己。

陈昊东去了振武门,他心中憋着一团火,他要骂梁再军办事不力,派了那么多人去车站码头,可最后仍然让罗猎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回来。

陈昊东到得时候,梁再军正在院子里指点徒弟,看到陈昊东阴沉着脸,知道他是兴师问罪来的,慌忙赔着笑迎了上去。

陈昊东道:“是他!”

梁再军道:“陈先生里面请!”

陈昊东跟着他离开了前院,梁再军方才低声道:“船越先生在呢。”

陈昊东皱了皱眉头,梁再军口中的船越先生,就是玄洋社的船越龙一,此人武功高强,现在也在租界开了一家名为大正的武道馆,船越龙一非常神秘,平日很少在公共场合出现,大正武道馆那边都是他的几个弟子在管理。

船越龙一在后院的小花园中欣赏着梅花,他身穿黑色和服,鹤发童颜,体态比起陈昊东上次见他的时候明显又魁梧壮实了许多。

其实陈昊东走入花园的时候就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威压,这更印证了梁再军关于船越龙一是东瀛第一高手的说法。陈昊东也是习武之人,他自认为胆色出众,可是在船越龙一的威压下仍然感到呼吸为之一窒,自己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普通人。

不过陈昊东并不认为东瀛第一高手就能够称霸中华,武功的至高境界应该是返璞归真,做到霸气外露容易,可做到精华内敛那才是至高之境。胸口忽然一松,再看船越龙一望着一枝梅花露出和蔼的笑容,笑得宛如一位邻家的老大爷,从他的身上再也找不到丝毫的戾气。

陈昊东此时方才明白,船越龙一刚才是故意在给自己施加压力。

梁再军恭敬道:“船越先生!”

船越龙一微笑道:“梁馆主!”

梁再军向他介绍道:“陈先生您是认识的。”

船越龙一点了点头道:“见过!”

梁再军邀请两人去茶室喝茶,三人坐下之后,陈昊东道:“记得上次见到船越先生还是在五年前在北平。”

船越龙一点了点头道:“还有一次。”

陈昊东一脸迷惘道:“还请船越先生指点,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船越龙一道:“两年前在岚山。”

陈昊东的脸色突然变了,两年前他正在京都,他忽然想起了一个熟悉的背影,握着茶杯的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。梁再军也留意到他反常的举动,默不作声地拿起茶巾将茶几上洒落的茶水擦去。

船越龙一道:“水有些凉了。”

梁再军慌忙起身道:“我去烧些热水。”其实这样的事情让弟子去就可以,他没必要亲自去,这是要留给两人一个单独的谈话空间。

梁再军离去之后,陈昊东向船越龙一深深一躬道:“参见木村先生。”

船越龙一道:“你还是称呼我现在的名字吧。”

陈昊东不敢抬头,低声道:“船越先生有何吩咐?”

船越龙一道:“你做事的效率真是低下。”

“船越先生教训的是,本来已经接近成功,可是没想到突然发生了一些意外的状况。”

“什么状况?”

陈昊东道:“昔日盗门的门主罗猎突然出现了。”如果不是罗猎出现,他重新收复盗门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可随着罗猎的回归,一切都出现了巨大的变数,毕竟罗猎才是名正言顺的门主,虽然失踪了一段时间,可这仍然是无法否认的事实。

船越龙一道:“罗猎?他回来了?”

陈昊东点了点头,从船越龙一的问话中已经能够推断出他和罗猎应该是非常熟悉的,不过同时他又意识到,船越龙一对罗猎乃至对目前黄浦的情况缺乏了解,毕竟罗猎已经成为了法租界华探督察长,这件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,住在法租界的人多半已经知道,看来船越龙一来到这里并没有太久。于是陈昊东简单将罗猎目前的状况做了一个介绍,也是为了让船越龙一了解自己的处境。

船越龙一道:“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,善者不来,来者不善,看来他这次是有备而来啊。”

陈昊东道:“他和法国领事蒙佩罗关系不错,这次之所以能够当上华探督察长和领事的支持有着直接关系。”

船越龙一道:“蒙佩罗任期将满。”

陈昊东点了点头道:“正因为如此,他才要趁着这最后的机会狠狠捞上一笔,我估计罗猎应该给了他不少的好处。”

船越龙一道:“别人能这么做,你也能这么做,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还不好解决?”

陈昊东面露难色,看来船越龙一对罗猎夫妇的财力缺乏必要的了解。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白,罗猎夫妇不仅有钱,而且和蒙佩罗关系匪浅,正因为如此才能让蒙佩罗死心塌地的为他们做事。自己就算拿出比他们更高的价钱,也很难打动对方,毕竟像蒙佩罗这种老狐狸,不稳妥的钱他未必敢拿。

船越龙一从陈昊东的表情看出了端倪,低声道:“他只剩下一个多月的任期,多点耐心就是。”

陈昊东道:“只怕罗猎不会给我们机会。”

船越龙一皱了皱眉头,罗猎的厉害他是有过领教的,刚才这句话的意思是让陈昊东避免和罗猎正面冲突,拖延一段时间,等到蒙佩罗任期完成,罗猎也就少了一个靠山,他们则可以从各个方面对罗猎进行击破。然而他的拖延之计马上遭遇了陈昊东的否定。

陈昊东道:“他限令我一周之内离开黄浦。”

船越龙一道:“你们中国人不是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,让三分风平浪静吗?”

陈昊东听出船越龙一有让自己离开的意思,话虽然说得不错,可是陈昊东却不能这么做,此番卷土重来就是为了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盗门,可以说他谋划已久,原本以为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,可终究人算不如天算,罗猎的回归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,他本以为罗猎已经死去,可是他刚刚又亲眼见到了活生生的罗猎。

离开?如果自己现在离开等于几年的苦心经营全部白费,他这一生永远不会再有翻盘的机会。

燕霖河内发现了一辆损毁严重的汽车,车内一共有四具尸体,得到消息之后,王金民就率领一帮巡捕来到了这里,汽车被打捞了上来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辆汽车被烈火焚烧过。

蒙着黑色帆布的尸体并列排开在河岸上,虽然今天阳光很好,可每个人都因为眼前的惨状而感到心情压抑。

王金民煞有其事地在周围侦查了一番,不过更多只是在做样子,这种凶杀案在如今的黄浦并不少见,单单是这个月就发生了近二十起,在这片鱼龙混杂的地方,尔虞我诈,争夺地盘,各方势力公然火拼,这种事层出不穷,死几个人并不稀奇。

一名巡捕向王金民请示道:“探长,怎么办?”

王金民用手帕捂着鼻子,瓮声瓮气道:“取证之后,把尸体带走送鉴证科。”

手下点了点头,王金民准备上车离开,他实在受不了现场的古怪气味,也懒得去看那四具可怖的尸体影响自己的心情。

此时一辆黑色凯迪拉克驶了过来,在封锁线前停下,罗猎和程玉菲两人从车上下来,王金民看到是他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他暂时放弃了离开得打算,虽然心中对罗猎不满,可罗猎毕竟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他名义上的上司,只能笑着迎了过去:“罗督察来了!”

罗猎向他道:“什么情况啊?”

王金民心说你就是用钱买了个虚名?就算我跟你说你也不会懂得,尽管如此,脸上仍然堆着笑道:“发现了几具尸体。”

程玉菲道:“我可以看一下现场吗?”

王金民正想说不可以,可是罗猎居然大剌剌点了点头道:“程小姐请便!”

程玉菲看都不看王金民就走向现场,王金民悄悄使了个眼色,两名巡捕心领神会地挡住程玉菲的去路。

罗猎冷笑着对王金民道:“王探长什么意思?”

王金民仍然笑容不变道:“罗督察不要误会,现场尚未勘查完毕,程小姐毕竟不是我们的人。”

罗猎道:“程小姐是我请来的贵宾,她的办案能力毋庸置疑,相信你王探长也赶不上吧?”

王金民被他当着那么多属下的面奚落,一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,干咳了一声道:“可是我们也有规定……”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顶点手机版网址: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